专利布局如今已成为专利界的显学,但凡一个专利代理人、知产律师的简介里都要写上的专利布局规划几个字。马天旗编著的《专利布局》一书中这样为专利布局定性。

专利布局是一个为了达到某种战略目标而有意识、有目的的构建专利组合的过程。

也即专利布局是专利组合的构建方式,有价值的专利组合是专利布局的目标。但在实际工作中发现,专利布局更多的是被当做一种发现可专利的技术方案的手段,诸如在机械产品领域,有以下诸多技术主题可以申请专利

但是,是否意味着在这几个主题都一个不漏的申请专利,专利布局就完成了,就算形成了一个专利组合呢?至少会避免专利组合缺失引发的包围战—杜邦VS 特安纶一文中特安纶的窘境吧。

答案并非如此。这只是无目的、无规划的全盘申请,把能申请的技术方案都申请专利,实在称不上专利布局,叫专利凑数,肯定更恰当些。

如果做到这种程度还不够的话,还需要做什么呢?

专利权本质上一种具备一定打击面积的排他权利,同手机抓在手里来公示权利,房本通过地址和平米数来公示权利不同的是,专利权是通过权利要求书中的文字来划定保护范围的。与清朝初期八旗子弟骑马画圈决定土地归属的方式颇为相似。

但是自己手头这个专利权所处的地儿是钢筋混凝土高楼大厦,抑或是白山黑水大草原,我们的企业常常是两眼一抹黑。在这种状态下何谈专利布局呢,就像打游戏,地图还黑着呢,谈何设计战略战术啊。

所以啊,所谓有意识、有目的的构建专利组合首先就是得知道所处技术领域的实力状况,大家的马都圈了哪些地,大草原还哪里有空地可以跑,这才能根据不同的状况来打造自己的专利组合。而了解这些情况的方式,就是专利分析。

也即专利布局要以专利分析为先导。

无论是技术脉络分析、技术热点分析,还是竞争对手分析、技术功效矩阵分析,对于专利布局的意义都是一样的,就是为专利布局准备个地图。根据地图中展示的状态,结合企业自身的情况和市场的竞争态势,制定不同的专利布局策略,形成有针对性的专利组合。

除此以外,专利布局还要从专利的本质属性—排他权出发考虑,排他权之所以能够发挥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专利侵权的举证难度,或者说权利要求可视性。高可视性意味着权利要求划定的保护范围可以比较方便的同侵权产品进行比对,举证难度低。

这就需要企业在提供技术交底书以及审阅专利申请文件时,注意权利要求中描述的应是外化的、可以被大家观察到的技术特征。

贸促会的李镇江老师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易于侵权举证的计算机程序相关的权利要求应该具备以下三个特征:

1、用外在容易感知的特征撰写(直观可见的、可直接测量的、容易拆卸分解的)

2、针对可能检测到侵权的所有产品撰写,不是针对申请相应的上市产品的特定结构撰写;

3、撰写时最好能构想出一个侵权检测的场景,按照该场景去撰写。

还可以采取的办法是注意产品与专利及权利要求的联系。与产品关系越密切的专利越重要。企业专利管理应注意建立产品与专利的映射表,不要脱离产品孤立的谈技术、谈专利,而应该将专利布局策略同企业的市场战略有机的结合起来。这样后续决定专利存废,抑或比较与竞争对手专利实力时也会更加直观方便。

当然了,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要结合自己所处领域的特点,假设竞争对手抄袭我方技术或者在专利上与我们产生对抗的话,可能会采用哪些办法,我们是否需要在产业链上布局专利申请以避免出现特安纶的悲剧。这种思考方式根植的也是专利的排他权属性。

最后还要强调专利布局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要拥有问题,正如Donald S. Rimai所说的。

拥有问题而不仅仅是问题的具体解决方案是构建有价值的专利组合的关键。

企业研发的思路当然是针对市场或用户需求寻找到一个最优的产品方案,但从专利保护的角度来讲,却要逆向去尽可能的穷尽解决这个需求的所有类似方案,因为拥有具体方案是不够的,构建一个有价值的专利组合,关键是拥有问题。否则就会给竞争对手留下规避的空间。

延伸阅读:

专利布局—专利组合的构建方式

专利布局对大型IT企业有多重要?

专利布局经典的模式

企业怎么做专利布局?

企业如何进行专利布局?